快捷搜索:  as  as) and 1=2 (  xxx  as aNd 8=8  88888

基金320001狂风逆境:3年市值蒸发83%

  狂风团体股价曾在2015年6月攀升到307.56元/股,市值一度高达369.07亿元。到2018年6月7日收盘,公司股价已跌落至18.07元/股,市值只有59.55亿元。

狂风团体首创人 冯鑫作者|彭硕编辑|山海关

 

狂风团体首创人 冯鑫作者|彭硕编辑|山海关

  狂风团体又来到了风暴眼中。5月9日,公司撤回一份18.42亿元的定增募资申请,6月5日又抛出预案,将申请额度不高出5000万元的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。这一流动让投资者猜疑狂风团体到底有多“缺钱”。

  6月7日午间,狂风团体宣布通告,否定了“缺钱”这一说法。对付募资金额大幅缩水,公司暗示,募资金额不在巨细,在于和利用目标相匹配,一个好的募资项目要僵持精采的投入产出效率,僵持量入为出。

  另外通告还对“营收下降”“业绩吃亏”“偿债缺口”等核心问题一一回应,但外界体贴的首创人股权质押、电视业务吃亏等问题,通告中并没有提及。

狂风团体股价自5月23日以来一连下跌。5000万募资预案宣布后,公司股价于6月6日跌停,并于6月7日继承下跌4.84%。仅仅两日,公司市值累计蒸发了9.98亿元,狂风团体首创人、董事长兼CEO冯鑫的身价也蒸发了2.65亿元。

 
  狂风团体股价自5月23日以来一连下跌。5000万募资预案宣布后,公司股价于6月6日跌停,并于6月7日继承下跌4.84%。仅仅两日,公司市值累计蒸发了9.98亿元,狂风团体首创人、董事长兼CEO冯鑫的身价也蒸发了2.65亿元。

狂风逆境:3年市值蒸发83%

 
  募资方案缩水18亿,狂风否定“缺钱”

  6月5日晚间,狂风团体披露了一则定增预案,打算向不超5名特定投资者,非果真刊行不超300万股,募资不超5000万元,用于互联网视频用户处事支持系统项目。公司股票于6月6日起复牌。

  此前,公司也有过一次定增打算。2016年9月27日,公司向证监会报送了非果真刊行A股股票申请,制定增召募资金不高出 18.42亿元,扣除刊行用度后将全部用于互联网娱乐综合平台项目、DT平台基本设施项目。

  但2018年5月9日,狂风团体撤回该申请,原因是“综合思量近期禁锢政策要求、成本市场情况等各类因素后,团结公司成长计谋的调解所作出的抉择”。

  狂风团体此次走的是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。按拍照关禁锢划定,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申请的再融资额度最高不能高出5000万元,且不得高出公司净资产的10%。而这种“小额快速融资”审批措施相对简朴,证监会要在受理之日起15个事情日内作出答应可能不予答应的抉择。

  外界把此次缩水了18亿的融资当作是一次“续命”之举。狂风团体在6月7日的通告中否定了这一说法,公司暗示,此次5000万定增召募的资金用于互联网视频用户处事支持系统项目,募资金额虽小,但和公司利用目标相匹配,比拟公司的业务筹划和研发投入局限,5000万元的项目投入切合公司在研发上小步快跑,一连迭代的计策。

狂风逆境:3年市值蒸发83%

 
  资金链告急,冯鑫股份质押率达95%

  狂风曾被视为乐视“学徒”。和乐视一样,狂风已往两年曾急剧扩张。冯鑫曾公布要全面进修乐视 ,在VR、体育、影业、TV等业务举办“多中心机关”,将狂风影音、狂风魔镜、狂风TV、狂风秀场4大业务变大变强。

  2015年6月,狂风团体股价曾攀升到307.56元/股,市值一度高达369.07亿元。然而大风事后一地鸡毛。到2018年6月7日收盘,公司股价已经跌落至18.07元/股,市值只有59.55亿元。

  狂风团体的业绩表示并欠好。公司投入巨资的电视项目“狂风统帅”一连吃亏,传统的狂风影音也表示不佳。2016年狂风团体净利润吃亏2.42亿元,2017年吃亏1.75亿元。2016年公司策划勾当发生的现金流-1.76亿,到2017年更是达-4.93亿元。

  公司的欠债问题更为迫切,2018年一季报显示,狂风团体活动资产总额只有18.29亿元,其活动欠债却高达19.75亿元,其活动资产已经不可以或许包围活动欠债。

  在6月7日的通告中,狂风团体认为“持续两年吃亏”“偿债呈现缺口9亿元”的表述不实。公司方面称,固然净利润为负,但在上市后公司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正值。从2015年开始,公司这一指标别离为1.73亿、0.53亿、0.55亿元,并未呈现吃亏现象。公司的偿债程度也处于行业正常程度,资产欠债率常年在65%阁下,不存在偿债缺口9亿元的说法。

本站为您推荐: